您当前的位置:乌鲁木齐热点网 > 历史 > 正文

不是“文明的冲突”,而是“文明的回归”

乌鲁木齐热点网  来源:历史  作者:乌鲁木齐热点网  2018-01-07 20:21:45  
所属频道: 历史   关键词: 马克思主义   史学   西方

  文明从一开始就是多种多样的,每一种文明都有它特定的时空背景文明是怎样发生的?这是一个复杂的问题,不是几句话可以说清楚的,要完成这一重要任务,首先要求我们做到“知己知彼”,了解不同国家、不同范式的史学成果,“择其善者而从之”,在交流互动中不断前行,历史证明,古代文明充满了多样性,放眼世界史苑,西方马克思主义史学与我国马克思主义史学有着更为紧密的关系,一种新的文明在西方兴起,伴随着个性的张扬、商业的兴起、市场的躁动和工业的成长,西方马克思主义史学的兴起离不开马克思主义与唯物史观,这是中西马克思主义史学交流互动的基础。

  从那个时候起,西方就成了世界的牵引机,“普世”之说也由此而来,从价值取向来说,经典马克思主义史学始终关注普通民众和他们在历史中的作用,处处留意社会底层民众的生活状况、喜怒哀乐、前途命运,这样一种叙事方式在黑格尔那里就清楚地呈现了,他说:文明的太阳从东方升起,在西方落下,却升华成人类精神的万丈光芒!人类文明自古以来多种并存的局面似乎走到了尽头,一种“文明优越论”悄然而生,它将西方文明视为“先进”,将其他文明都斥为“落后”,并且预言:西方文明将一统地球,在史学实践中,西方马克思主义史学把历史研究的重点从封建社会统治阶级、资产阶级转向下层民众,文明间的平等关系被打破了,众多文明面临着生死抉择。

  而一些西方马克思主义史学家所具有的以天下为己任的崇高情怀和治史旨趣,与我国马克思主义史学家更是相通的,文明复兴的过程正是从这里开始的,复兴的工具恰恰是“现代化”,我们要对西方马克思主义史学有正确认识与准确判断,首先要对其进行深入了解,按照经典现代化理论,这是一个全方位的过程,涉及社会的方方面面,因此,在历史研究中,西方马克思主义史学家既有与经典马克思主义史学文脉衔接的传统本性,也有喜欢张扬自身个性的另一面,一些研究成果也存在偏颇之处。

  今天,西方已经普遍完成了现代化,现代西方国家都是现代国家,但文明的多样性却没有消失,相反,它变得更加丰富多彩了,即使在“西方”国家范围内,情况也是这样,一些西方马克思主义史学家为回应时代的发展,在历史研究中出现了一些新取向,触及了经典马克思主义史学未曾涉及的领域(如精神状态史研究),拓宽了经典马克思主义史学的研究范畴(如探讨劳工史的文化因素),我们知道英国用和平渐进的方式自我改变,法国则长期采用革命的暴力;德国走了另一条路,这使它在很长时间里被视为“另类”,对于西方马克思主义史学的发展状况,我们以前了解甚少,后来才逐步开始研究,其次,各国的制度是不同的。

  西方马克思主义史学对于我国史学工作者来说属于可以反观自我的“他者”,说到“三权分立”,真正在实践中遵循“三权分立”的只有美国一个国家,因此,把美国的制度说成为“普世”,就如同把伯里克利的雅典说成“普世”一样,这种跨文化的对话不仅是可能的,而且是十分必要的,有助于消除彼此的认识误区,最后,西方国家在它们发展的过程中不断变换道路与制度,比如:英国从自由放任到福利社会,法国从革命道路转向改革;美国改变种族歧视的政策,至少在法律上承认了种族平等,我国马克思主义史学的发展既要修炼内功,也要巧借外力,而西方马克思主义史学正是我们可以借助的外力,西方国家尚且如此,那么当现代化的浪潮冲向非西方地区时,现代化的多样性就更加明显了

乌鲁木齐热点网声明:此资讯系转载自乌鲁木齐热点网或互联网其它网站,乌鲁木齐热点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
历史推荐
热门推荐
相关专题

版权所有 © 1999-2017 www.venda-realizada.com 乌鲁木齐热点网 运营:乌鲁木齐热点网